风物:“鳖盖子”--威海早年“宝地”
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沿革
2013-07-12 16:30:46    来源: 威海新闻网?威海晚报

      一提起“鳖盖子”,老威海人的眼睛就会为之一亮:“嘿,那可是块宝地呀!”谷家洼村村委主任谷源强是我的朋友,那年他为我联系了他在青岛的一个表哥,80多岁的一个老干部。这位老干部给我写了一些有关威海旧事的若干资料,其中有一段讲到“鳖盖子”,称“提起鳖盖子,这可是块宝地!”我现在的这篇文章,就是根据这位老前辈提供的资料以及我对几位威海老人的几次采访而写成的。

      坐落在“龙骨”之上

      先说“龙骨”。龙骨是指某一隆起的山脉走向。而要说清楚威海“鳖盖子”这一带的“龙骨”,得从菊花顶说起。

      菊花顶,在威海城区北部,为棉花山西行山脉。峰有数顶,四面环绕,略成菊花之状,故名菊花顶,又名九华顶,海拔262米。山势呈东西走向,而向南的山坡,较为短促陡峭。当其快下行到“钟表楼子”那一带时,山脉却又和缓下来。

      “钟表楼子”也叫“北大营”,又叫“专员公署”,这几个老地名都是一个地方:即现在的戚谷疃西南角,实验中学后,陆军卫戌区那一带。清朝时,这块地儿充当过清兵的兵营,一些长辫子、身穿斜襟镶边夹袄,胸前背后印有“×营”字样的兵士在这里活动,所以人们称此地为“北大营”,也有人叫它“后营”。英租时,英国人将这里改成了一个“华勇营”,在这里招募组建雇佣军,以担负威海卫的防务工作。因为仍旧还是“营”,人们就管此地叫“北大营”或“后营”。而当这里被英国人利用了之后,他们在靠北面的房山头上,装了一个圆盘的写有罗马数字的大钟表。所以此时老百姓也有的管此地叫“钟表楼子”;威海卫收回之后,这里又成了专员公署。

      走马换将的统治者,为什么都把他们重要的机构安放在这里呢?除了沿用旧营房建筑之方便以外,据说也都看中了此地:它背负青山,面朝大海。山脉从上而下的一条脊梁延伸而下,占住这“龙头”制高点,可以俯控全城。这里空气清新,视野开阔,进退有据。直到现在,人们每走到这里,那感觉与威海别处都不相同:清爽而不孤僻,宁静而不寂寞,感到有股“气”为市里所没有……

      山脉继续缓缓而下。“北大营”东面有一条通道,道东面便是现在的环翠区公安局。过去,在北大营之东北面有个很大的园子,占地四五亩,园中就是“大英领事馆”的官邸。因为此园中由一个叫“庚阳”的中国人代为管理,所以这里人称“庚阳园”。其偏东又是一个大园子,亦有四五亩大小,由南帮海埠一个姓邵的人代为管理,为“大英领事馆”所在地,人称“老邵园”。再向东南,日伪时期又是“日本领事馆”。

      顺路南下,又有一条东西大道,就是去老市委党校(现环翠区法院)的那条路。那条路的东部,过去是育华中学(现实验中学)和“大庙”的地址。再南,隔一条通四八O九厂的路;路南,英租和民国时期是赫赫有名的“泰茂楼”及一方资本家家属住宅区。由泰茂楼往东,就是大海了。

      就是这里:北起实验中学,南到泰茂楼(解放后,在原二层楼上又摞起了个四方塔),东到现海军码头,西到现实验中学西端,这一方东西南北各有一里地的界方,称为“鳖盖子”。

      “鳖盖子”恰好压在菊花顶南坡慢慢伸向海中的“龙骨”上。这“鳖盖子”中高而两头凹,大庙那儿是个最高点,然后向东西两头缓坡而下,如一个巨大的“鳖盖子”。

      盛中最盛是“大庙”

      “鳖盖子”最热闹的地方要数“天后宫”,也就是威海的“妈祖庙”,老百姓俗称为“大庙”。天后宫,史料记载建于清朝初年,有庙房63间。我见过它的老照片,大概是英国人所摄。高高的一片庙墙,下石上砖。小瓦的庙顶有半圆的“瓦当”和长长的“滴水”。屋脊上的走兽,书上叫“鸱吻”,小巧玲珑,栩栩如生。窗户贴着屋檐,门顶上发了个半圆的楦,门顶楦下书“河清”两个字。从照片上看来这是个平常的日子,而非庙会日。庙墙根上有三五个地摊,而闲逛和闲聚的人们也几乎占满了街头。人们穿着老棉袄,袖手而立,蓄长辫,戴瓜皮帽。而一旦到三月二十二至三月二十四,这里就人山人海,摩肩接踵了。有前来许愿的,有前来还愿的,香火极盛。

      威海渔民有在海上遇难的,据说遇到“娘娘送灯”,指引着逃离险境,便前来答谢。有献上绸缎的,有送来大饽饽的,有招来猪头三牲的,也有直接送钱送金银元宝首饰的。戏楼里唱开了大戏;集市上踩高跷、耍大头人,彩旗飞扬,锣鼓喧天;还有来自各地的江湖好汉,设场练功卖艺;北京、上海、天津的客商则带来了本地罕见的货物,生意火爆……

      而这么一闹腾,海神娘娘似乎也特别来精神,据说显得特别灵验。

      那一年,是英租时期,一个外国船员前来赶庙会,见庙中颇多金银首饰,趁人不注意,便把一枚首饰装进了口袋。出了庙,倒也无事。可返回时,船在海中遭遇了风浪,船只几次欲翻。这洋船员猛然想起在“天后宫”盗窃的事,便学着中国人的样子,跪在了船头上。一番祷告、忏悔,而海神娘娘似乎也听得懂外语,不一会儿海上便风平浪静,洋船员脱险了。

      这故事我是十年前听一位80多岁的老渔民讲的。故事还没完,转过年来洋船员又到“天后宫”来,把那枚首饰带了来,并将一摞外币献于海神娘娘像前,并且当众悔过,泪流满面。这事儿,拿科学的观点来看,解释为巧合;而我在这里只是说“鳖盖子”之盛,当年“天后宫”是盛中之盛。

      “大庙”是“鳖盖子”的最高处,而庙中的戏楼又是高中之高,应该算是“鳖盖子”的“盖尖儿”。就在这尖儿上,数百年来上演过多少风云大戏啊!

      威海当年有许许多多庙,而在老威海人心目中,地位最高的就是“天后宫”,故而又称“大庙”。

      英租时,安立甘堂,一所教会学校设在大庙的后院(西侧),安立甘堂后来发展为育华中学,再后来就是老一中,到那时“大庙”全部土地已划归了学校。

      一度繁荣的商业文化区

      以“大庙”为“鳖盖子”的中心,东侧有谷监之的吉昇昌书局。我也见过书局(1930年到1945年间)的老照片:有五六间大瓦房,窗搭子(过去护在窗外面的木板,也叫“雨搭子”)开着,里面露出了明亮的玻璃窗户。门楣上写着两个汉字“书坊”,右面是一块英文招牌。门前是个集市。逢集日,人头涌动,熙熙攘攘。卖者席地而坐,守着自己的货摊;买者充塞其中,走走停停。这中间有一人,特别醒目,挺高的个儿,留分头,身穿白衬衫,双手叉腰而立,看背影,真看不出是干什么的。可见书坊门前的集日,什么人都有。

      在“大庙”的西南,是威海有名的饭馆“庆和楼”。“庆和楼”当时资产总值达4万银元,原来在码头的东北面,其后面靠着“龙骨”,人道是生财之地。发了财之后又迁到西面去了。

      毕诚一先生(威海的开明人士,威海市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协商委员会第四届委员会副主席;威海第五、六届政协副主席,常务委员会委员)的“文昌盛”绸缎庄,原来在“天后宫”的东南角上,发了财后迁到了鲸园的东面。

      “天后宫”的西南角,是“源和徳”食品店,经营山珍海味、罐头食品点心。

      英租时庙内还有一所“文泉小学”。其东侧有“德昌染坊”。“德昌”家在威海也是数一数二的“大买卖”。关于他们的发家史,在威海的说法大致有两种,基本情节倒是一致,只是有的细节不尽相同。我在《英舰驶进刘公岛》一书中的叙述,是根据威海当地老人的讲述整理的;而下面的叙述则是以谷源强在青岛的表哥所提供的资料展开:

      “德昌”的老掌柜姓刘,是威海合庆村人。老掌柜自幼家贫,年轻时他在海沿上,靠“背背”挣几个小钱。“背背”是怎么回事呢?很早时威海没有码头,大风船载客。船靠了岸后,客人需要有人把他们背到岸上,“德昌”家老掌柜就干这个活儿。一年到头,冬季里天再冷也要背。老掌柜青年时又很孝顺。他父亲抽大烟,他“背背”背回来几个钱就买个大烟泡带回家,给他爹过过瘾。有一天,他在“鳖盖子”东边的那一带海边上溜达,发现了一堆不知道是谁扔下的废弃的染料。可能是哪条船上装的染料,进了水,被人家扔了。他拿回家一些,一试,好用,就把全部的废弃染料都背了回来,做起了染布生意。

      过去的布,都是自家纺的白布,想穿带色的,只能到染坊中去染。而刘家的染料又没有花钱,无本生意,价格低,因此生意极好。此后正经开起了“德昌染坊”,就在“鳖盖子”处。也就是在这里,“德昌”兴隆了起来。所以人们说,“德昌”家既是孝心感天而发,也是“鳖盖子”地气旺而发,天时地利被他占全了。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鳖盖子”南面的“泰茂洋行”。“泰茂洋行”曾在这里将威海卫置有驳船的商号组织起来,成立了一家驳船公司,由其统一代理调度。在这里它还将经营花生出口业务的行号组织成同业公会,控制了这项威海卫出口量最大的产品的管理权。除代理业务外,“泰茂洋行”还是威海卫为数不多同时也是规模最大的实业投资者。英租早期,威海卫的重要建筑几乎全由该行的地产有限公司承建……所以人称“鳖盖子”是块“宝地”。

      然而兴旺的“大庙”终归不复存在;那些行号和住宅区也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消失在历史深处。“鳖盖子”,只有在今天才会发出前所未有的光彩。

    来源: 威海新闻网?威海晚报
    编辑: 小风
    图片新闻
    威海新闻
    文娱
    国内国际
    友情链接:奥利开户:QQ:77039689  奥利  奥利股东  奥利国际  奥利国际主管  奥利国际招商  奥利主管  奥利招商  奥利国际平台  奥利平台  奥利国际官方  奥利官方  奥利国际注册  奥利国际开户  奥利注册  奥利开户